為什么說物聯網時代,“接口”的重要性會超過“入口”?
發布日期:2020-04-22        

主題詞物聯網 ; 接口 ; 入口



 
最近幾年,巨頭們紛紛轉戰互聯網的下半場,有人叫它“產業互聯網”,有人叫它“物聯網”,有人叫“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能源,新XX”,無論叫什么,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指向同一個大方向。在這個過程中,巨頭們都經歷著相似的業務重點轉移過程: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
 
 

 

疫情為一些事情按下了“暫停鍵”,不過又為另一些事情按下了“加速鍵”。

 

最近,蘋果和谷歌聯合宣布,將共同開發新冠接觸者的追蹤技術,包括應用程序編程接口API和操作系統層面的技術。鑒于目前需求迫切,該解決方案計劃分兩步實施,并始終確保對用戶隱私的強有力保護。

 

首先,兩家公司將于5月發布 API,讓疫情相關的APP在安卓和iOS設備之間能實現互通。屆時用戶可通過各自的應用商店下載這些官方APP。

 

其次,在未來幾個月內,蘋果和谷歌會在底層支撐架構中,合力打造一個更廣的基于藍牙技術的接觸者追蹤平臺。

 

你沒看錯,蘋果和谷歌罕見的聯手了。

 

鑒于巨頭們的一舉一動向來都會引起廣泛關注,這次合作也不例外,并引起了業界的諸多討論:比如技術上到底怎么實現,是否會涉嫌暴露用戶的隱私,是否會更易受到黑客攻擊等。

 

不過在這次合作中,還有一個視角值得關注,那就是這次合作的層面并不是“浮于”APP和單個應用,而是“深入”API和平臺層面。

 

巨頭們正在變得更加互聯互通,或者說巨頭們正在試圖把自己變成“超級樞紐”,增強生態之間的流動性。

 

過去巨頭們想問題的角度并不是這樣,“得開發者得天下”,開發者是APP的生產源泉,而APP應用是巨頭們打造生態的關鍵。

 

或許你還記憶猶新,微軟的上一任CEO史蒂夫? 鮑爾默曾經在一次大會的演講中“表演”了一段煽情的個人show,他幾乎是失態的、聲歇力竭的、大呼十多次:“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

 

而現在,似乎是“得API者得天下”,API的優先級,很有可能正在超越APP。

 

蘋果和谷歌的合作,并不是第一個通過API將不同的APP應用打通的案例,舉一個我們身邊的例子。

 

上海、杭州、寧波3城,實現了地鐵掃碼支付的互聯互通。這是一種什么體驗?寧波人去上海坐地鐵,不用下載上海的大都會APP,用寧波地鐵APP就行;同理,上海人去杭州,也不用下載杭州地鐵APP,繼續用大都會APP就好。

 

在巨頭們的助推下,今年API經濟有可能迎來一波發展的高潮。今天這篇文章咱們就來討論:

 

01巨頭的新戰略: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

 

 

最近幾年,巨頭們紛紛轉戰互聯網的下半場,有人叫它“產業互聯網”,有人叫它“物聯網”,有人叫“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能源,新XX”,無論叫什么,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指向同一個大方向。

 

在這個過程中,巨頭們都經歷著相似的業務重點轉移過程: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

 

這是在文章《巨頭下一站: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中提出的觀點。

 

超級接口有兩層含義,“超級”是指應用范圍廣、覆蓋面大;“接口”是指一種to B的中間層形態,標準化程度較高的業務,并不直接觸達消費者。

 

為什么會出現超級接口的趨勢?

 

因為在轉戰互聯網下半場的過程中,業務范疇從to C到to B,勢必將建立全新的供需關系。而在這種新型的供需關系中,to B領域的應用復雜度和項目周期與to C領域有較大不同,無法使用單純的物聯網技術就輕松實現改造各行各業。

 

當互聯網企業面對B端和G端客戶群體時,倏然在技術推進過程中感受到了巨大的“摩擦力”。

 

從商業格局上看,B端和G端的客戶都是在現有行業中摸爬滾打多年的企業,具有豐富的積累和行業話語權,業務流程復雜、場景眾多。

 

從技術角度觀察,很多行業的研發、制造和銷售流程已經形成多年,“人機料法環”等要素缺一不可,彼此無縫銜接,替換和升級的代價很高。

 

擅長輕量級、唯快不破的互聯網企業,即便想把自己做重,可能也難于抓住頭緒,超級APP的思路很難沿襲。

 

在to B這種技術架構眾多,管理體系復雜的場景中,巨頭們看到超級APP并不是一種可規模化復制的打法,因此選擇“退一步海闊天空”,更底層、更通用的超級接口和超級API便成為了普遍選擇。

 

02為什么會誕生API?

 

API,英文全稱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翻譯為“應用程序編程接口”。其實API概念的出現,遠遠早于個人計算機的誕生,更不用提網絡的誕生了。

 

我們想象一個場景,開發者A開發了軟件A,開發者B正在研發軟件B。

 

有一天,開發者B想要調用軟件A的部分功能來用,但是他又不想從頭看一遍軟件A的源碼和功能實現過程,怎么辦呢?

 

開發者A想了一個好主意:“我把軟件A里你需要的功能打包好,寫成一個函數;你按照我說的流程,把這個函數放在軟件B里,就能直接用我的功能了。”

 

API就是開發者A說的那個函數。

 

可見,API不過是預先寫好的代碼,以實現多種系統和軟件之間操作的互通性。API的使用者不需要了解另一端的系統功能具體是怎么實現的,它允許任何人只要了解API的知識,就可以對API所“包裹”的程序進行調用,而這跟過去使用的每個集成應用都要開發專門程序的做法完全不同。

 

現如今,幾乎任何程序都是相互連接的,而連接的機制就是API。

 

雖然API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但是新鮮的是API現在的使用范圍遠遠超過從前,而且它演變成了一種經濟形態。對速度和靈活性的需求是所有企業共同的,API已經普及到幾乎所有行業,并且已經成為支持快速集成的主流方法。

 
 
03從API接口到API經濟

 

 

做到把API從程序接口提升為一種經濟形態的,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一家公司,Twilio。

 

也許有人把Twilio的成功歸因于API的日益普及和廣泛使用,其實兩者的相關度不高。Twilio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他們探索了一條貨幣化API的道路,形成了一種創新的商業模式。

 

在最近一個季度,Twilio的收入猛增了75%,接近3億美元,市值約為164億美元。你越是近距離的觀察 Twilio,就越會發現它的有趣:Twilio代表了一種新型的科技公司。

 

簡單的說,Twilio做了三件事:可編程的云通訊平臺、超級網絡和創新性的商業模式。

 

咱們把所有技術術語都拿走,Twilio做的就是為其他服務提供語音通話和發送短信的功能。

 

在美國,當你收到確認手機號碼的短信,或者是提醒你會面信息的短信,或者是修改密碼的短信,有很大概率是由Twilio發送的。

 

不過Twilio并不像其他提供軟件服務的企業那樣,有一個交互界面,讓用戶可以直接使用。Twilio往后退了一步,它是被其他的APP和相關的服務使用。Twilio的產品是它的API接口。

 

假設你是一個程序員,老板說:“我需要每天早上給用戶發短信,告訴他們今天的天氣怎么樣。”當然你可以選擇從頭到尾自己編程實現,繁瑣的應對各種國際號碼、規章制度等。你也可以選擇直接把發短信的任務交給Twilio,自己只需要解決讀取天氣信息的問題。

使用Twilio就是這么簡單。

 

 

Twilio還有一個奇葩的地方在于,它是基于亞馬遜的AWS云服務的,在AWS之上提供API服務。Twilio在云服務的基礎設施和軟件服務之間,找到了自己的獨特立足點。

 

他們把這個立足點叫做:“API即產品”,API-as-a-Product。

 

你可能會想,這么做豈不是風險很大,如果AWS自己直接提供和Twilio類似的API服務怎么辦?實際上,AWS已經這么做了,推出了Twilio的競品。不過AWS并沒有撬動Twilio的基礎,Twilio更容易上手,界面更加友好,使用更加方便。

 

Twilio說明了,只要做得足夠好,API完全可以推動生態系統運行。

 

Twilio示范了,如何把API從一種技術,變成一種新型的經濟形態和商業模式。

 
 
04API經濟的本質是什么?

 

API的普及程度已經超過預期。

 

研究資料顯示:Salesforce已有超過一半的收入是通過API獲得,eBay為60%、Expedia則高達90%...Google每天通過API處理50億筆交易,Twitter處理130億筆,亞馬遜則每天通過API處理1萬億筆交易...

 

如果使用模塊化的思想,暴力拆解一個APP,可以理解為一個等式:

 

APP = UI + 各種API

 

過去,我們做一款應用,所有的東西都得自己開發。現在,API可以幫你撬動這一切。

 

API經濟的本質是,用更低成本,達成更高目的。

 

在API之前,你想使用別家公司的服務,你需要與那家公司談妥合作。咱們沿用之前的例子,比如你要在APP中使用天氣預報,在API并不普及的時代,你需要與天氣預報公司合作、簽合同,這些書面上的東西是非常繁瑣的,且浪費時間。

 

在普及API的時代,你甚至不需要和對方見面,直接注冊一個賬戶,申請使用API并付費之后,就可以用了。不需要簽合同,不需要洽談合作。簡單、高效、快捷。

 

當然,如果你對一家公司API不滿意,大可以去使用另一家公司的API。

 

對API使用方而言,API經濟的確很經濟,試錯成本低、不會被綁定。API經濟減少了不必要的環節,可以讓產品快速落地。

 

從API提供方的視角來看,API經濟的最大特點,是改變了傳統軟件服務商的銷售模式。

 

傳統軟件服務商開展業務,很大程度上要靠銷售人員。而API經濟,則更注重體驗和直接試用,專心做好API就好了。

 

因此作為API提供方,基本上不再需要銷售人員,而是需要花費大量精力做好服務。

 

API經濟將軟件提供商的業務重點,從銷售和技術,轉向了服務。API使用方如果遇到BUG和問題,不會再有耐心等著客服慢慢解決。因為在API時代,一切可插拔,被客戶拋棄是轉瞬和無情的。

 
05物聯網項目的成敗與API策略緊密相關

 

蘋果和谷歌通過API牽手并不是個案,巨頭們都在密切關注API經濟的走勢。

 

在2019年初,Salesforce斥資65億美元收購了API全生命周期管理公司MuleSoft,是歷史上最大的企業收購之一。MuleSoft提供的服務叫“API集成引擎”,Salesforce的收購價格為MuleSoft年收入的16倍,居然獲得了資本市場的一片叫好聲,認為Salesforce領到了通向物聯網和人工智能時代的船票。

 

另一起值得關注的大額并購是2020年1月,Visa 宣布以5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硅谷金融科技創業公司Plaid。Plaid是一家專門開發金融服務API的科技公司,它能讓用戶輕松安全地將自己的銀行賬戶連接到他們想要使用的APP中。知名科技博主Ben Thompson在他的博客Stratechery中,深入分析了Visa這起并購的底層邏輯和野心。

 

通過這些并購,巨頭們都獲得了能力擴張和供需關系的轉變。而對于物聯網企業來講,如何制定有效的API策略,更是成敗的關鍵。

 

在API時代,物聯網企業需要簡化成能夠綜合運用各種技術的“新物種”。

 

IDC在2020年初舉辦的策略會上,也提出了相似觀點,物聯網企業將成為一個數字化創新工廠。

 

到2024年,全球企業將開發和部署超過5.2億個創新應用和服務,來支持數字經濟的發展。

 

善于利用API,有助于將企業內部開發或者來自外部的解決方案等多種來源的技術,整合到一個更大的系統當中,將企業打造成一個數字化的創新工廠。

 

根據IDC的統計,2019年企業程序庫中只有20%的代碼來自外部,而到了2025年,企業數字服務中80%的代碼將來自外部,更多的模塊化軟件隨之產生。

 

企業不僅要重視自身研發的方案,更要重視來自外部的程序,這就需要找到一個內、外部的平衡點,善于通過API調用并與現有業務融合。

 

我很喜歡的一名科技博主Joel在他的博客Joel on software中,也強調過類似的視野轉變。雖然每個人都知道應該要善用別人的工作成果,但是有時也會患上“非自主開發綜合癥”。

 

Joel很精辟的談論了我們常常會遇到,而且是戰略級的問題:到底是自己開發,還是用別人現成的?

 

Joel給出的答案是:如果這是你的核心業務,如果程序開發團隊能做好,或者不會明顯比別人差,那么即便會耗費很大的精力,還是要保證自己來做。

 

當然如果自己搞不定,那還是多快好省的使用第三方的為好。

 

如果繼續追問,什么是核心業務,應該如何選擇?

 

這時開頭漫畫中的大衛·李嘉圖就要登場了,他提出的比較優勢理論雖然最初被用于國際貿易領域,但后來發現地區、家庭、企業甚至個人都可以有效運用,建立自身的比較優勢,因此從未被顛覆,生命力相當頑強。

 

李嘉圖認為,如果每個個體,都集中生產他們具有比較優勢的那種產品,把有限的時間、精力和資源,放在那些放棄的機會最小的,也就是成本最小的那些生產活動上面去,與外界進行能力交易。這時候,整個社會總的產量就會達到最大。

 

API可以作為這種能力交易的手段之一。

 

也許,用好API還有可能改變現有的游戲規則。

 

本文總結:
 
 

1.巨頭們正在變得更加互聯互通,或者說巨頭們正在試圖把自己變成“超級樞紐”,增強生態之間的流動性。

 

2.因為在轉戰互聯網下半場的過程中,巨頭們的業務范疇從to C到toB,勢必將建立全新的供需關系。

 

3.雖然API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但是新鮮的是API現在的使用范圍遠遠超過從前,而且它演變成了一種經濟形態。

 

4.在API時代,物聯網企業需要簡化成能夠綜合運用各種技術的“新物種”。

 


來源:ofweek物聯網
點擊查看網絡原文>>

版權所有@ 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  郵編:100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線人數:456

當日訪問計數:40847

累計訪問計數:57289580

单数和双组一码是什么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