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爆發的遠程醫療等場景,5G CPE會是幕后推手嗎?
發布日期:2020-04-21    來源:中國高科技行業門戶-熱點聚焦    



1925年,美國著名科幻雜志編輯雨果·根斯巴克在《科學與發明》雜志上撰寫了一篇關于無線通信的文章:

 

到20世紀70年代,醫療工作將會看起來截然不同,醫生們會使用通過無線電波工作的機器和設備,從他們的辦公室診斷和治療待在家中的患者。

 

有些遺憾的是,在雨果·根斯巴克的這篇文章問世近100年后,遠程醫療的場景還僅僅出現在少數的實驗室中,大多數人看病時還需要到醫院掛號排隊,諸如互聯網醫療、遠程診療之類的概念仍走在脫虛向實的路上。

 

可以給出的解釋有很多,比如醫療基礎設施的不完善、龐大的醫療保健人員缺口……但無法回避的一個現實問題在于:大多數地區還缺少醫生和患者面對面遠程問診的落地場景,癥結恰恰出在最底層的網絡連接環節上。

 

01 尚未打通的場景

 

之所以給出這樣的論斷,還要從種種“連網矛盾”說起。

 

以國內最常見的三房兩廳兩衛戶型為例,不少人習慣于將路由器擺放在客廳內。在日常生活中似乎并無太多不妥,可當一家三口都在家時,網絡連接的痛點也就被集中暴露:

 

比如父母需要遠程辦公,孩子需要在線上課,原本還有些寬裕的帶寬立刻變得緊張。如果孩子在客廳中上課的話,在書房或者臥室中進行視頻會議的父母,大概率會出現卡頓、掉線、畫質模糊等現象;有時在客廳中還算流暢的視頻,走到書房后迅速卡頓甚至是中斷……

 

這就引出了家庭連網中常見的三個痛點:

 

一是信號差,在國內家庭“墻多壁厚”的特色下,WiFi信號經過墻壁后會導致信號嚴重衰減,原本在客廳中滿格的信號,到了臥室或書房就只剩下一格,穿墻無信號、房間有死角也就成了一種常態;

 

二是網速慢,“200M的帶寬,50M的體驗”可能是不少人詬病的地方,流量突增導致的上行鏈路擁塞、家用電器的信號干擾、WiFi密碼被破解、路由器性能不達標等等,都可能導致網速變慢的現象;

 

三是不穩定,如果路由器附近存在多個WiFi信號源,這些信號就會產生相互干擾,相同的信號越多,干擾也就越強,結果就是信號滿格的情況下網速卻忽快忽慢,也是城市家庭中最常見的痛點。

 

回再到遠程醫療的話題,醫生和患者進行高效溝通的前提正是穩定、安全、高速的網絡連接,然而不少家庭的網絡環境仍是待解的難題。同時扎根互聯網醫療、遠程問診的企業,往往集中在醫生資源和平臺建設,底層的網絡連接恰恰成了被忽略的一環,直接關系著應用場景能否被打通。

 

把遠程醫療比作一個木桶的話,網絡的短板不被解決,即使在醫生資源、市場推廣、用戶教育等環節投入再多,應用場景仍存在無法打通的可能,雨果·根斯巴克在百年前的暢想也就無從談起。

 

02 華為打出組合拳

 

所幸,遠程醫療并不缺少積極的驅動因素。

 

得益于科技的飛速發展,遠程醫療的概念也越來越具象化, “24小時專屬的私人醫生”的解決方案成為實現的可能。對此華為就給出了一套場景落地的“組合拳”:想象一下,華為手機、智慧屏等作為醫生與用戶連接的終端,華為智能手表、智能手環等彌補了用戶健康數據的空白,華為5G CPE Pro 2等產品瞄準的則是底層的網絡連接,是不是很完美?

 

作為華為全場景智慧化戰略下的旗艦級5G路由,華為5G CPE Pro 2在前代的基礎上增加了WiFi 6+和5G超級上行技術,可以說是針對當前網絡痛點的精準擊破:

 

首先,在諸多硬件廠商們的背書下,WiFi 6可能不再是什么陌生的名詞,得益于OFDMA、MU-MIMO等技術的應用,WiFi 6有效解決了多設備接入導致網速變慢的問題。

 

而華為的WiFi 6+技術又根據中國用戶的網絡環境進行了針對性優化:創新的動態窄頻寬技術可以根據WiFi信號的強弱動態調節帶寬,簡單來說就是比傳統的WiFi 6路由器多穿一堵墻;HiEX抗干擾技術支持智能手機和路由器端管協同,極大消除了外界的干擾因素;相比于現有的80MHz頻寬載波,華為的WiFi 6+升級到了160MHz,網速比普通路由器整整快了一倍。

 

其次 ,4G時代有著典型的重“下行”輕“上行”的特征,可以滿足看視頻、玩網游等“下載優先”的應用,但對需要“上傳數據”的應用并不友好。

 

就像在遠程醫療的應用中,倘若醫生端和用戶端的“上行”能力無法有效提升,實時的高清視頻幾乎很難實現。 “5G超級上行”要解決的就是這一問題,通過TDD/FDD協同、高頻/低頻互補、時域/頻域聚合等技術,進一步提升了數據的上行能力,并且大幅降低了數據傳輸的時延。

 

也就是說,困擾遠程醫療落地的核心問題已經被華為破解,剩下的可能只是應用普及的時間問題。

 

03 行業按下加速鍵

 

華為5G CPE Pro 2的誕生,正讓雨果·根斯巴克的暢想逐漸走進現實,但對行業的影響恐怕不會局限在遠程醫療。

 

一個直接的例子,4G網絡的普及直接讓互聯網從圖文時代進入到了短視頻時代,占據了太多用戶時間的抖音和快手,本質上還是網速提升后的產物。5G網絡開啟商業化應用時,也出現了互聯網進入下一個時代的說法,有關行業變革的討論也熱鬧起來。

 

不過由于5G追求強通信能力采取了高信號頻率,而信號頻率越高傳輸距離就越短,意味著5G的室內信號未必盡如人意。諸如華為5G CPE Pro 2等產品的另一重使命在于,通過穿墻能力更強的WiFi 6+技術彌補5G的室內短板,進而構建“出門用5G,回家用WiFi 6+”的聯網方式。

 

與之對應的,行業被按下了變革的加速鍵,一場應用場景革命也在醞釀中。

 

比如網絡短板的補齊加速了遠程醫療的應用,可當華為5G CPE Pro 2將用戶的健康數據實時發送給遠程的醫生,邊界恐怕不會局限在線上問診,個性化定制的健康服務、針對性的慢病管理方案、趣味性的健康娛樂游戲等服務也將被挖掘出來,最終可能會顛覆現有的醫療服務方式。

 

再比如VR的流暢運行需要實時上傳本地數據,上行數據傳輸不足和高時延的網絡現狀,直接制約了VR市場的想象空間。一旦華為5G CPE Pro 2的“5G超級上行”被規模化應用,大概率會加速VR應用市場的繁榮,停留在科幻小說中的VR游戲、VR社交、VR教育等也將逐步帶到現實中來。

 

以及另一個不應被忽略的信息點,華為5G CPE Pro 2搭載了華為自主研發的凌霄650芯片,對應到華為1+8+N的全場景戰略中,掌握了路由器芯片開發權的華為,無疑進一步提升了“+”的能力,對不同的智能硬件產品進行連接能力上的升級,最終不斷提升華為IoT產品的用戶體驗。

 

言外之意,華為5G CPE Pro 2可能引爆的,不僅僅是網絡環境優化對遠程辦公、遠程醫療、在線教育等場景的利好,也為智能家居行業的變革埋下了伏筆。

 

04 寫在最后

 

新技術的出現往往代表著“新”的方向,但將方向付諸于行動還需要標志性的產品。

 

5G、WiFi 6等新技術已經挑起了太多的話題,卻也因為標志性產品的缺失,遲遲沒有看到殺手級應用的出現。不過從華為5G CPE Pro 2給出的示范來看,新技術的普及正在積攢加速的勢能,并且已經有了行業躍升的跡象。

 

或許不久后我們回望行業發展軌跡的時候,華為5G CPE Pro 2扮演的正是諸多行業升級的推手。



查看網絡原文>>>

版權所有@ 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  郵編:100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線人數:480

當日訪問計數:41453

累計訪問計數:57290186

单数和双组一码是什么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