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波音之后,羅爾斯·羅伊斯也遭遇新冠“空難”
發布日期:2020-04-26    來源:中國高科技行業門戶-熱點聚焦    



因疫情影響,全球第二大航空發動機制造商羅爾斯·羅伊斯(Rolls-Royce)面臨著嚴峻的庫存壓力,目前已暫停派發股息,計劃宣布超過10億英鎊的信貸措施,用以增加流動資金,并計劃啟動對旗下7500名英國工廠員工采取停薪方案。

 

譽滿全球卻一路“復興”不止

 

提起羅爾斯·羅伊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它是誰,但說起另外一個譯名——勞斯萊斯,相信很多人就會恍然大悟。其實他們就是同一家公司,不過有兩個譯名,汽車領域叫勞斯萊斯,發動機領域則叫羅爾斯·羅伊斯,也稱羅羅。

 

這家1906年成立于英國的世界頂級超豪華轎車制造商以及全球頂級航空發動機廠商,雖然手握重器,但日子并不好過,1971年因負債虧損而一分為二——分為汽車與航空發動機兩間公司,前者幾經輾轉于1973年落入寶馬之口。

 

后者則繼承燃氣輪機技術,是全球第二大軍用發動機和第二大民用發動機制造商,與美國通用公司形成航空發動機雙寡頭局面。為與通用電氣爭奪中國飛機引擎市場,與西安發動機公司合資成立了西安西羅航空部件有限公司。

 

今年2月,特朗普一度放話要斷供中國唯一民用大飛機C919的航空發動機,作為最大競爭對手,羅羅浮出了水面,不過特朗普隨即否認斷供:我們想把產品賣給中國!

 

羅羅對全球航空業舉足輕重,不過這家老牌企業內里并不如表面那般光鮮靚麗,已經在“復興”的道路上掙扎了多年,上有通用電氣一路打壓,下有美國普惠(P&W)、法國Snecma、美國霍尼韋爾、德國MTU、日本航空發動機公司(JAEC)、俄羅斯聯合發動機制造集團(OAK)追擊,羅羅一路走來也是顫顫巍巍,為保證利潤,在2014-2018年間,還進行過數次改革和裁員。

 

疫情突襲,全球上演“空難”

 

波音與空客這對老冤家斗了幾十年,沒想到波音自己作死,被自己造的幾架跌落飛機嚇掉了半條命,剩下的半條命也在新冠疫情中岌岌可危,不得不依靠政府續命。

 

活久見的還有股神巴菲特,在達美航空、美國航空(AAL.US)、西南航空、聯合航空等美國航空公司布局上損失慘重,僅航空業投資的資產規模在今年已縮水了逾64億美元(約合454億人民幣)。

 

30年前,巴菲特就告訴過大家不要碰航空股;暮遲之年,巴菲特似乎正在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為什么不能碰航空股。

 

不僅如此,這股空難早已波及世界。當疫情在意大利爆發,各國就開始收緊國際航線,截至目前世界各國停飛的航空公司超過了70家,如阿聯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迪拜航空、宿務航空、菲律賓航空、泰國獅航、捷星亞洲、約旦航空、奧地利航空、波蘭航空、布魯塞爾航空、烏克蘭航空、伊拉克航空、約旦航空等,其中總部設在倫敦的易捷航空早在3月30日就計劃停飛除救援航班外的所有飛機。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評估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航運業預計將造成全年1130億美元損失,旅客收入或將縮水2520億美元,同比下降44%,而當下正是疫情風暴的肆虐期,其影響才剛剛開始。

 

IATA同時警告稱,預計在今年5月之前,將會有大批航空公司宣布破產。目前已有北歐航空宣布裁員9成、新西蘭航空削減85%運力、澳洲航空2/3員工正式待崗、美國聯合航空公司削減95%國際航班……

 

營收模式另類,羅羅被雙面夾擊

 

與世界上絕大多數以賣產品獲得營收的公司不同,羅羅雖然從事的是尖端制造業,但并不直接兜售產品和技術,而是銷售自己的服務——以“租用服務時間”的形式出售發動機,并承諾在對方的租用時間段內,承擔一切保養、維修和服務;航空公司則按引擎用時和推力向羅羅支付費用。

 

這種模式讓羅羅逼迫自己花更多的精力用于自身產品的研發與制造,這也是羅羅為什么能躋身全球3大航空發動機制造商之一的重要原因。

 

該商業模式的最大好處還在于,將自身利益與合作伙伴捆綁起來,通過不斷提升自身的服務質量,羅羅加強了與各航空公司的聯系,營收也在源源不斷地向公司回流。

 

但是面對突發的疫情,羅羅顯然措手不及。首先是全球客機陸續停飛,波音、空客等飛機制造商受累連續丟失或延遲訂單,導致羅羅的庫存產品遲遲無法出貨;其次,航空公司面臨著生死考驗,他們已經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作為捆綁利益方,羅羅首當其沖,回流的資金斷崖式下跌。

 

據航空分析公司Cirium數據,目前搭載羅·羅發動機的寬體客機數量從年初的1580架下降到3月25日的468架,每日飛行時間從20421架次下降至4657架次,未來這一數據或將進一步下降,羅羅“復興”之路或遭半路截胡。

 

2月底羅羅曾預期2020年將實現10億英鎊(約合12.2億美元)自由現金流,但疫情重挫下羅羅只能選擇保命。

 

羅羅154億英鎊營收中有一半來自民用航空業務,羅羅目前面臨的困境是失去了盤活公司的血液——現金流,為此羅羅撤回了25億英鎊資金,以將其流動性提高至70億英鎊。

 

相對有美國600億美元兜底的波音,二次私有化的羅羅預計可從英國政府處獲得的援助有限,因此羅羅除了提高現金流,還通過砍掉股息分紅、員工停職、轉產呼吸機等方式進行自救。

 

中國有酒,愿與羅羅共飲

 

波音曾預測,中國作為全球唯一的萬億美元級民用飛機市場,未來20年在新增飛機和航空服務領域將創造價值達2.7萬億美元的民用航空市場需求,新增的飛機需求量接近8000架, 2倍于中國大陸現有的民用飛機存量。

 

雖然中國同樣受到新冠疫情肆虐,但中國已經好轉,并成為全球第一家從疫情中恢復過來的國家,未來經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改變,這將為羅羅帶來廣大的市場機遇。

 

民用領域,中國商飛的ARJ21、C919飛機均在有序進行中,其中僅C919一款飛機就有超過1000架的訂單量,未來還有C929等系列機型,將是羅羅站穩中國市場的最佳選擇,也是應對通用電氣、普惠圍堵的最佳突破口。

 

不僅如此,未來中國國產軍用飛機也將持續發展,只要羅羅愿意,中國成為羅羅的第二故鄉也是有可能的。

 

當然,羅羅是英國僅剩的工業皇冠明珠,加之瓦森納協議,幾乎不可能投入中國懷抱,但在民用領域,中國和羅羅還是有很多可深度合作的地方,畢竟這將是未來20年全球最大的民航成長市場,有網友表示:養活兩個羅羅沒有問題。

 

另外,除了航空,雙方在航海方面也可以展開深度合作,如將羅羅提供的燃氣輪機應用于商業船舶、艦艇等。



查看網絡原文>>>

版權所有@ 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  郵編:100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線人數:631

當日訪問計數:46045

累計訪問計數:57199268

单数和双组一码是什么数字